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校園浪蕩史(17~20)



            第十七章玉女欲玉



  上一回說到在任天樂的公寓?,任天樂憑著壯實的體魄和發自內心那源源不

斷的動力,把四個淫蕩的美少女一一操下馬,在四個美女中,他終於把體內最有

力最有溫度的陽精射進了姣婆靜的嫩穴中,燙得小美女又是一陣狂浪在經過玉

女欣精心細膩的口活之下,任天樂的肉棒更硬更挺了,在插入玉女欣的小穴中還

不斷的堅挺和漲大中,漲得玉女欣的小穴一陣陣舒暢,爽得玉女欣一陣陣狂浪。

在用‘觀音坐蓮’這招時,玉女欣說要用小穴來操任天樂的大肉棒,現在他們正

上演著一出人間最為原始的肉搏大戲!



  而觀眾就是剛才敗陣下來的四位美女,她們現在都是有氣無力的看著這場人

間大戰肉戲,她們除了喘著細細的香氣外,就是聽著天下最為淫亂的語言而不由

的自摸了自己軟綿綿的肉體。



  「噢……看好了……我要操你了……小浪穴要操大雞巴了……喔……好漲呀

……好舒服呀……爽……」說著,玉女欣一下立起來再一下坐下來,如此重複的

做著這一個動作,無非就是為了抽出再插入,可是對她來說這是在誰操誰也不得

而知了,因為她現在所以感受的就是結合處摩擦所帶來的快感。



  任天樂一邊把玩的豪乳一邊享受著小穴包住肉棒的快感,那種不用力卻一樣

能享受到的龜頭麻酥快感使得自己很受用,所以任天樂也隨著玉女欣的動作而挺

動著,硬硬的肉棒正被軟軟的嫩肉所包圍,一陣收縮的舒暢快感從龜頭上傳來,

任天樂很享受這種被操的感覺。



  「噢……不行了……小穴麻麻的……酥酥的……好漲呀……小穴?都漲得滿

滿的……哦……不行了……好像被什麼東西給刮著,花心酥癢得狠呀……不過…

…卻是很舒服呀……喔……好好呀……太深了……要命的操穴呀……我……噢…

…好爽……舒服呀……」



  「呵呵,這……這倒底是誰操誰呀……老婆呀……你看……小穴包得我舒服

呀……爽……好緊呀……」看到玉女欣那種皺眉可是又繼續的動作而好笑中,這

種欲擺不能的表情讓任天樂極為情緒高漲。



  「是……噢……是你在操我……不……不是……是……我在……操你……喔

……好漲呀……太舒服了……真會操B 呀……太好了……愛死你這根大雞巴呀…

…太會弄人了……噢……是我……我在……操……噢……我……是操……哦……

頂得太深了……哦……好深呀……太漲了……爽呀……好舒服呀……」玉女欣被

任天樂壞壞的頂了幾下就爽得話也說不清楚了,就連四位美女觀眾也知道現在到

底是誰在操誰了。



  任天樂向上挺了幾挺,把突出來的異物更加堅挺的向上鼓,有力的往玉女欣

的小穴?直挺了幾下,把玉女欣頂得兩腳離地。也正因為這樣頂了幾頂,爽得玉

女欣病句多多錯話連連,口誤出錯讓人一眼就能看到誰再操誰了。



  「好老婆,舒服嗎?爽嗎?喜歡我這樣操你嗎?」一邊玩弄豪乳一邊的向上

頂了幾下,邊頂邊玩邊看著玉女欣的表情問。



  「嗯……好……好舒服呀……老公真強呀……操得我騷穴都酥了……好爽…

…老公……大雞巴老公……我好愛你哦……你真好……太會操穴了……我好喜歡

你這樣操我……舒服……好……」玉女欣一邊活動一邊喘著氣,兩眼迷離並透出

極其嫵媚的眼神說。



  「騷老婆,不如我們換個招式來操B 吧,那樣會更爽哦……」



  「什麼姿勢呀,就你事多……」嘴上是這麼說,可是人卻站了起來,向著任

天樂那長長、粗粗的肉棒投去無限的仰望。



  「說吧,又想玩什麼花式,如果沒有這招‘觀音坐蓮’舒服的話,我不依的

呀……」



  「當然比這個爽啦。嗯,你趴在沙發上,一手撐在沙發上一隻腳站立在地板

上……」



  「那另外一隻腳和手幹嘛?」邊問著就如任天樂所說的那樣靠在沙發上,回

過頭來問任天樂。



  「嗯,這樣的,你的一隻手放在我的肩膀上,一隻腳就被我抱起來,翹起你

那豐滿的屁屁來,露出你那騷穴給我幹……」



  「是這樣嗎?」任天樂一說完玉女欣就擺成單雞獨立的姿勢。



  「騷老婆,你真聰明呀。我愛死你了……」說完任天樂托起玉女欣的一隻修

長玉腿,而玉女欣的另一個玉手則放在任天樂的肩膀上,回過頭來翹起那豐滿的

雪白屁股,隨之也暴露出那剛才挨操的小嫩穴來。



  「壞老公就會這樣變法子玩我……。大雞巴老公就壞……」



  「那我就壞給你看哦,我要操你了……」說著扶正堅硬的大肉棒抵在玉女欣

那細縫上。



  「來吧,大雞巴老公,我要你……小穴更需要你……快進來吧……操我……

幹我……噢……好有力呀……壞老公呀……操進來也不說一聲……噢……好漲呀

……太深了……這招太深了……一下子就能幹到騷穴的花心?……喔……好熱…

…好舒服……」



  看到翹屁的美女已受不了淫欲的折磨,看到她已性情高漲,任天樂知道此時

不操進這個騷B ?,她會恨你的。所以也不理會她的感受是如何就一挺腰,胯下

的巨物就這樣的插進細縫?去了,因為高翹的屁屁和暴露的小穴,再加上這種姿

勢,粗長的肉棒很容易就幹到底?。



  「老公,這個姿勢太……好深呀……不行了……這樣操會操穿小穴的……太

深了……都捅到底了……次次都打在花心的頂上……哦……好刺激呀……好麻呀

……喔……這是什麼……名堂呀……這麼強……都快要給插穿了……好麻呀……

爽呀……」



  「爽吧……叫你聽我肯定沒有錯的……這招可是次次都能幹得好深的哦……

哦……龜頭都頂到你的嫩肉了……好舒服呀……頂到花心好軟綿綿的……舒服…

…這招好呀……操穴最能幹得好深的……這招叫作‘玉女獨足挨日’……強大吧

……操你爽不爽呀?……」一邊問話一邊抱起玉女欣的玉腿,在那片寸草地上大

幹特幹,一隻手托著玉腿因玉女欣半轉過身翹著豐屁對著肉棒,任天樂只要把肉

棒稍稍的退出到玉門口後停住,之後腰部再用力向前一推,大肉棒就順勢的捅進

小穴?!而且隨著肉棒的操進,任天樂壯實的大腿根部衝擊在玉女欣的豐滿的臀

部上,撞得玉女欣的雪白屁股一陣肉浪,胸前兩座雪山被撞得七零八落,左右晃

動著。因為任天樂有力的撞擊,大腿根部與豐滿的屁屁相撞產生肉浪和動人的‘

啪啪’響聲。



  「噢……好爽呀……我愛死你了……真會弄B 操B 呀……人家都被你操得分

不清東南西北了……噢……好深呀……太用力了……又頂到花心頂了……喔……

要穿了……小穴要被操爛的……哦……好漲呀……太舒服了……這招真好……噢

……不行了……‘獨足挨日’太強了……人家的腳都酸了……噢……不行了……

好深呀……好漲呀……爽……你操得人家花心都碎了……喔……都給你震得散了

……好爽呀……噢……有東西要來了……我……喔……要泄了……不行了……要

死了……要飛了……快來吧……狠狠的操我……要死了……噢……呀……要泄了

……哦……完了……我要死了……噢……泄……了……呀……死了……」



  在任天樂用這個姿勢狠狠的操了一陣後,玉女欣知道自己小穴中最底層的某

種東西就要瀑發了,隨著任天樂再狠狠的幹了幾分鐘之後,終於忍不住的從小穴

中爆發了出來了。先從小穴花心上猛的一陣狂顫,之後就小穴內壁一陣陣收縮,

一股股激流就隨著肉壁收縮而一發不可收拾!小穴中的一股酥爽從背後的脊梁骨

延申,直竄一到自己的大腦中,那種激爽直直的刺激到玉女欣的心窩?,好像靈

魂出鞘一般,爽得小嘴張得大大的,紅唇小嘴只有出氣剛才叫得發狂的呻吟聲都

以喊不出來了。現在的玉女欣的小穴?的激流一浪大過一浪,一股狂於一股的湧

了出來,在因高潮緊緊收縮的小穴口,緊繃成猶如一個射口,急射出了一條透明

的液體,穿過玉女欣兩腿的空間劃出一道完美的弧線,直朝對面的妖精蓮和姣婆

靜噴來!



  「呀……玉女欣也能‘潮吹’呀,太好了……太精彩了……我要幹……我要

操……啊……要射了……射給你……呀……射了……」隨著玉女欣的一陣陣狂顫

而收縮的小穴,緊緊的包住粗大的正挪動的肉棒,隨著看到玉女欣因高潮而‘潮

吹’,更加刺激了任天樂最為原始的激情,不住的往那狹窄的陰道?狂操,經過

溫熱的淫水正面衝擊,任天樂也在一聲吼號中爆發第二個壯精!



  「噢……燙死我了……小穴要被燙熟了……哦……好多呀……裝不下了……

好強烈的射精呀……舒服死了……好熱呀……爽死了……啊……」玉女欣的嫩穴

原本就處在高潮快感收縮之中,小穴的敏感度極高,收縮中的嫩肉被滾燙的精液

給激發第二高潮,爽得玉女欣小穴不斷的收縮再收縮,敏感再敏感,花心中的嫩

肉被火辣辣精液澆灌,極度的快感激得玉女欣膀胱一下子崩潰,膀胱中的尿液也

隨著‘潮吹’的液體而狂泄而出,一股二股的沖出玉門,隨著剛才的弧線而噴濺

到對面的兩美女身上,就如噴泉一般一發不可收拾!



  玉女欣第二次噴水的速度比第一次來得更猛烈一些,這跟玉女欣嫩穴?受到

任天樂的火熱精液給燙得一坦糊塗,小穴中的敏感嫩肉更加的收縮,導致紅穴小

口快速縮成一個小小的紅嘴,因為小嘴收縮成比平常還狹窄的小射口,就如一個

火炮口一樣打出一個火炮一般強勁有力!所以從小穴?噴出來的晶瑩玉水才這麼

有力有強度。這麼快的噴濺力度才導致了面前兩美女完全濕身。



  「啊……這是什麼呀……鹹鹹的……是什麼呀?……嘩……怎麼這麼多呀…

…媽呀……還有呀……」隨著第一股的液體突然的噴在身上,姣婆靜一下子還沒

有反應過來,隨即又噴了更多股出來,直朝她們兩人身上噴來,躲也躲不過只能

硬生生的給淋濕全身。



  「呀……是什麼東西呀?怎麼從玉姐身上噴出來的呀……咦……有些鹹鹹的、

也有些腥腥的、是什麼東西來著呀……嘩……還有呀……太多了吧……全身都濕

透了……玉姐!……是什麼呀……」妖精蓮與姣婆靜一樣,兩人同時喊同時叫道

卻因來不及避開而被濕得全身濕透了。



  「嘻嘻,這是女人們中最高的境界,就是高潮來了會噴大量的液體,這就是

所謂的‘潮吹’啦,怎麼樣,壯不壯觀呀?」放下還在喘著粗氣全身因高潮而緊

繃繃的玉女欣,玉體還在顫抖的美女,任天樂裝成大師一般的在四位還在驚奇中

的美女解說這一現像。



  「啊……這就是A 片?的噴尿嗎?即是小鬼子說的‘潮吹’呀,太……太神

奇了……想不到我也能看這麼精彩的一幕呀……」小玉首先回到現實中就說了這

麼一句話。她剛才也因玉女欣突然噴大量的液體而驚奇中,一時沒有聯想到這就

是所謂的‘潮吹’現像,現在聽任天樂這麼一話就想有是這有麼個神奇的現像。



  「啊……這也太神奇了……我為什麼沒有呢?玉姐太了不起了……這也能噴

得這麼多呀……是不是很爽的呀……太神奇了……好利害呀……原來是‘潮吹’

呀,剛才嚇我一跳呢……還以為玉姐怎麼了,怎麼出這麼多水……」巨乳虹一臉

的羨慕看著還在顫抖的玉女欣,並很驚奇的說。



  「啊……‘潮吹’……太神奇了吧……噴得這麼多,弄得人家一身都是水…

…」「就這就是傳說中的‘潮吹’呀,太驚奇了……想不到我能親眼目睹了……

嘩……好腥呀……好鹹呀……弄得人家的嘴?都有了……」這兩個無辜的美女除

了驚奇外就是一臉的羞怒中,可又不能怪玉女欣畢竟她也是情不自禁的,只能怪

自己躲避不及了。



  「我……我也……我也不清楚是什麼回事……這個現像是第一次……我都泄

得雙腳無力了……當時……被老公操得連站的力都沒有了……哪能再顧及你們呀

……對不起了……以後不會再噴到你們的……要怪就怪老公吧……都是他猛操B

把人家都操出水來了……」說完,玉女欣滿臉羞紅的看著任天樂,對他帶給自己

這種銷魂蝕骨的快感還在感受當中,滿臉汗水也不顧著擦拭,只見玉女欣溫柔著

看著眼前的男人,小臉呈現著幸福的紅暈笑容。



  「就是,壞哥哥,就會讓玉姐噴水,我不管啦……你也要讓我噴水我才算數

呀……不然……要不……大雞哥哥……你再操一操我吧……我也要噴水……」小

玉渴望的看著任天樂,向著那條半吊子力的肉棒看去。



  「呀……不會吧……人家沒有力呀……要……也要等一等……讓我恢復元氣

吧……」



  「呀……我也要……大雞哥哥……我也要……」「對……還有我哦……我也

要噴水……」「我也要呀……人家也想噴水。大雞巴哥哥,你也要操一操人家哦

……」三個美女也爭先恐後的送上門來給任天樂操穴,目的就是為了像玉女欣一

樣,被操得高潮而產生極爽的‘潮吹’!



  「喂,美女們,你們為以個個女孩子都以被操得像老婆那樣流水嗎?這得看

個人的體質和特性,像你們有高潮就算于像男人們一樣射精了,而對於噴水的現

像得看一些狀態來定的,有的女性會因高潮而狂噴液體。也有的女性因高潮只會

像你們一樣抽動,不一定要噴水才算高潮的,也不是個個都能噴水的,其實你們

也有流水呀,只是你們的量少一些而已呀,不像剛才老婆那樣狂噴,你們知道嗎?」

任天樂也一知半解的跟這幫小美女解說一翻,其目的就是為了不想再繼續這樣的

狂戰下去,畢竟體力有限來的嘛。



  「哦,這樣呀……可是這樣噴水很壯觀哦……我好像也能這麼噴一次呀……」



  「傻瓜,這個是可遇不可求的,有機會再好好的試一試吧,小玉,你說是吧?」



  「算你啦……我……我也沒有力氣再操B 了,都被你玩得全身無力了,就是

想操也無法再承受你的蠻幹了……我有些怕了……你看,小穴都紅腫了……」說

完當眾人的面用玉手拌開紅腫的陰唇,確實看到紅通通的小穴和紅腫的粉肉。



  「是呀……我也想讓大雞哥哥幫我噴一次,可是人家的小穴不能再受力了,

得過幾天吧,到時我要大雞巴哥哥好好的操我,直到操出多多水來……」巨虹乳

甩著胸前巨大的乳房,玉手一邊輕輕的摸著玉門心有不甘的說。



  「嗯……確實是這樣的……人家是無沒有力了,加上小穴不能再折騰了……

都有些痛了……都是壞哥哥只想的操B ,卻沒有顧及我們的小穴,這麼嬌嫩的小

肉就給他狠狠的操,都老腫了……下次你得好好的補償我,讓我也能噴一次……」

妖精蓮也是摸著紅紅的小穴,扭著小腰有些不甘心的說。



  「是呀,都是壞哥哥不好……只顧著操B 卻不理人家的小穴死活,都被操得

這麼腫了……怕是要過兩天才能再操穴了……得忍兩天的肉了……好不爽哦……

喔……有些痛呢……下次一定要好好的補回來哦……大雞巴哥哥……」姣婆靜也

摸了摸胯下的嫩穴,隨即附和大夥這意的說。



  「好……好……都是我不好,下次得慢慢的操……輕輕的幹……是吧……老

婆們……」任天樂光著身體左右擺動的說,而胯下也因身體的擺動而晃動著,健

壯的身體上只有一根褐色的長物在晃來晃去,光突突的身體上更是特別的顯眼,

看得一幫美女一陣臉紅。雖說自己剛才還跟他肉搏大戰,雖說跟他有過肉體接觸,

可是一旦自己恢復了正常來,看到這樣的異性身體,這幫美女們還是覺得自己臉

燒得狠。民心跳特別的快!



  「嗯……算你啦……下次你得憐香惜玉呀……你看……都被你幹得這樣紅腫

了……」玉女欣展開修長的白腿,在大腿根部露出了一絲絲的細毛,稀少的淺黃

色陰毛被淫水打濕了,一團團的粘在紅粉的大腿肉上,而在濕淋淋的稀毛之下有

一堅挺的小紅豆,它高高的挺起來全因剛才快感充血還沒有消,大大的紅豆崇在

稀毛之上,紅漲的大豆挺在兩片暢開的紅唇之上,淫水過多的原因把高高挺起的

紅豆也淋得濕露露的。兩片粉色紅唇因被過度的磨擦和按搓,原本薄薄的粉唇現

已厚厚的展示著剛才那戰激烈的肉搏!



  兩片厚肉之下的紅洞也暢開著,紅紅的小洞?正流出一絲絲白而濃濁的精液,

剛才比紅豆還小的嫩穴現在成了一個‘O ’型小口,四周嫩嫩的紅肉正閃著淫光

液色,肉壁上正顯著一絲絲的紅血管,這些都是剛才太過於猛烈的衝擊所致的,

小洞也因現在不用再磨擦而一張一吸著,好像小魚的小嘴一般在呼吸呢,而紅色

小嘴?正流著精液其場面極其好看而淫穢!



  在任天樂的公寓?,一群美女都被他一個人給放倒了,而現在的玉女欣更是

被他操得高潮而噴水,現在更是被操得力氣全無在沙發上坐著,兩腿叉開中間的

部位正紅紅的展示,玉門中流出一絲絲的濃糊的精液。這幫美女現在除了喘氣休

息外她們還能幹些什麼呢?欲知後事如何,請下回分解!

          第十八章美女來訪



  上回說到在任天樂的公寓?,一眾美女都被他操得人仰馬翻、虛脫了過去。

最主要的是玉女欣在被任天樂幹得高潮而‘潮吹’了,場面雖說不能跟雙胞胎兩

姐妹比但也驚人,把兩美女淋得一身淫浴,兩美女全身都淋得濕淋淋的,還對這

種高潮而噴水的情景好奇,並希望任天樂下次操穴時能操出噴泉的壯觀景色。眾

美女爽過之後就對任天樂操嫩穴時,根本就不顧自己小穴的嫩肉,也一點都不憐

香惜玉的狂幹,把自己的最嬌嫩的部位搞得紅腫,現正在叉開修長的雙腿,而中

間的部位也正流出一絲絲濃糊的白漿。



  「咦,姐,你這小嘴怎麼會一縮一吸的呢,好玩哦……」小玉說著伸出了玉

手在那紅紅小穴上摸了摸。



  「喲……疼……小玉,你別摸了……有些疼呢……」小玉的手指一碰到玉女

欣的玉門嫩肉,玉女欣就羞媚的叫了起來。



  「看看,都把玉姐的肉肉搞成樣呀……壞哥哥,你也太狠了點吧……」看著

任天樂這麼不憐香惜玉,把玉女欣的小嫩穴都搞的不成玉樣了,有些惱羞成怒的

著壯男說。



  「我……我……」輸在理虧上,任天樂現在只能是罵不還口打不還手了,誰

叫自己真的把她們的嫩肉操成這般樣,給她們罵一罵也是應該的。



  「算了……你們也不能怨老公,剛才你們這幫騷貨還不是嫌老公操得不夠大

力嗎?還叫他再狠一些呢,怎麼?現在過了就要算舊賬呀,我可不幫你們呀……」

玉女欣這時看到任天樂在一旁不出聲,覺得這樣埋怨他也有些不公平就幫他說了

話。



  「啊……不來了,玉姐就會幫她的老公啦……人家看到她難受心理不舒服,

她倒好,還幫壞哥哥說我們……」小玉最小也最多話,一聽到玉女欣這麼說就先

開話,不過說是這麼說可是表情卻是無限憐愛的著著眼前的壯男。



  「好了……小玉,你就別摻合了,老公也有他的難處,像剛才他不出力你就

在一旁大叫,要他盡力的操小穴,現在爽後就來說我們的大雞巴哥哥……小玉就

是騷B 一個呀……」



  「呀……我不來了……大家都說我……我錯了……下次……下次我叫壞哥哥

不要幹你們羅……看你們還騷不騷?下次你們小穴?癢時,就叫大雞巴不要幹你

們,讓你們癢死好不好?」小玉看著群美女帶著媚笑狡猾的說著。



  「嘩,騷貨小玉呀……看我不撕你的嘴……」「呀……敢說我們……撕她的

小B ……」「就是,連我也笑話……不操她是不舒服了?來吧……把她給撕了…

…」聽到小玉的挑笑自己,眾美女都一致槍口對著小玉發炮了起來。說著三位美

女都一一向小玉走去,伸出長而細的玉指,臉上還裝一副壞壞的表情。



  「呀,大雞巴哥哥的四位老婆要殺人啦……救命呀……」看到眾美女前來小

玉也誇張的叫著跑開,並跑在任天樂的後面作掩護:「大雞巴哥哥,你要好好的

管一管你的騷老婆們呀,你看她們……哪有鄰家女孩子的賢淑呀……快管一管吧

……拿出你的家教來管一管你的騷老婆……」躲在任天樂那寬大的後背也不忘著

挑嘻一翻眾美女。



  「哈……壞哥哥,你看她還這麼嘴貧……你快快說說她啦……」三位美女一

同走在笑盈盈任天樂面前,看著這個令自己滿足的男人,雖說不好發大動作,可

是一聽這小玉說得這麼樣還是忍不住的羞怒說,對著這個口不擇言的妹妹,三位

當姐姐真的不好管只能要求這個男人出面了。



  「好……好……我管……你們都是我的好妹妹好老婆……對於你們……我真

的……」剩下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圍在身邊的三個美女捂住大嘴。三個美女睜

著美眸,閃著靈動的目光:「哥哥,我們知道你想說什麼,你啥都不用說,你心

?想的我們都清楚。」「是呀……哥哥,能跟你在一起,哪怕一分鐘我都覺得很

安詳,很幸福!我願意永遠這樣跟你在一起……」「嗯……是呀……哥哥……你

什麼也不用說……我們都知道你的心意……這是我們願意的……你不用在意……

真的……我們都好喜歡跟哥哥在一起……真的……哪怕只是一分鐘……」三個美

女深情的看著任天樂嘴?都哽咽的說道,兩眼?都閃著靈動的淚花。



  看著這三個美女深情的目光,任天樂感動的把三位美女熊抱在懷?,而在身

後的小玉也緩緩的走到任天樂的眼前,小玉兩眼也滲出了一絲淚花:「是呀……

壞哥哥……不管你用多大的勁操……用多猛的力幹……我們也不會怪你的……因

為……我們也喜歡呀……哥哥……我……們……愛你……」三位美女看著小玉帶

著挑逗的嘻戲的語言,此時並沒有跟小玉擡杆了,都和小玉一般深情的看著這個

眼前的自己喜歡的男人。



  「我知道……我也喜歡你們……愛你們……」任天樂哽著喉嚨說著,伸出寬

大的手臂抱住這四位美女,把她們緊緊的擁在懷?,貼在那彭湃跳動的心窩上,

讓她們感受到自己心底最真情的心跳!



  當任天樂深情的目光轉在玉女欣的眼睛時,任天樂感受到玉女欣那深情而火

熱的目光,也從那目光中感應著玉女欣心中最深的情意,透過空氣中任天樂在心

?說了一句:謝謝你,老婆,我愛你,永遠愛你!



  好像玉女欣也感受到任天樂真心的表白,玉女欣心?很高興,並深深的感動

著這句話的含意,她也透過無形的空氣給任天樂回了一句:我知道……老婆……

我也愛你……永遠愛你!永不分離,直到永遠!



  此時無聲勝有聲!空氣中延伸著一股股愛的力量、情的溫馨氣息,直傳達到

他(她)們每位人身上的最為敏感的神經,印在心窩?永不消失!他們除了擁抱

就是擁抱,心窩貼在心坎上,都能感受到心愛的人心脈最強烈的跳動!



  「我們的情……我們的愛……會直到永遠……永不分離……」深情的表白久

久回蕩在公寓?,永不散去直到永遠!



 ++++++++++++++++++++++++++++++++++++++++++++++++++++++++++++++++



  ‘鈴……鈴……’一陣門鈴響起。



  「誰呀?這麼早……」任天樂從屋室?走了出來。



  「呀……你怎麼……你怎麼……」一開門就見到門口有一位美女,她穿扮時

尚一條青綠色的小牛仔短裙加一件短袖的無領白上衣,短裙緊緊包住那翹美臀,

因為裙子太短包住美臀時,卻露出大部份雪白如肌的大腿,雪白而修長的大腿正

暴露在任天樂的眼下。那胸前高挺的山峰雖補白衣所包住,可是因她的尺寸過於

龐大,把白短衣高高的撐起,猶如兩座高不可攀的雪峰。一臉的春風靚麗的表情

加上那紮著一頭小馬尾,看這細白的雪肌美脖一直延伸到胸前突出的部份,相信

她衣服內的肌膚定是雪白柔滑。看到這樣美麗動人的可人兒,任天樂睜著迷糊的

眼睛看著門口的優物。可她此時正瞪著一雙大大的美目,盯著任天樂驚訝的說不

出後面的話來。



  「你……哦……是你呀……還真的認不出你了……這麼早找我有事嗎?」對

著門口驚訝表情的美女,任天樂還是一副迷迷糊糊的神情,對著美女的表情還一

時沒有察覺有什麼不妥:「幹嘛這麼表情呀?」



  「你……你……我……我……」對著還一付睡意的美男子,發覺他還沒有知

道自己的問題,美女還一時的不知如何回答。



  「進來吧……」說著,任天樂很紳士的作了一個邀請的動作。他如果不是這

個樣子,他這動作是多麼的優雅,多麼的有君子的風度呀,可是他這樣……這樣

……跟色狼有什麼區別呀?太變態了吧。美女在心?如此這般想。



  「哦……好的……可是……你……你……」對於這個還不清楚狀況的男人,

美女真的很尷尬卻又身不自主的隨男人的腳步而踏進了屋?。



  「坐呀……你怎麼了……對了……你今天怎麼來我這?呀……」



  「我……我……你……」美女此時早已是小臉緋紅,有些害羞的低著頭,兩

眼若看卻不敢看此時的任天樂,說話時都吞吞吐吐的舉止,跟平時那播報的英姿

相比相差太遠了。



  這時,任天樂也是不經意的掃看了一下自己,頓然驚嚇了一下,馬上作著掩

蓋兩腿間的動作,兩隻大眼此時呈現了極度尷尬的目光,平時能說會道的嘴巴此

時也是吞吞吐吐的說著:「啊……這……我……我真的不好意思……都是習慣害

的禍呀……」



  「哦……是這樣呀……那……那你快點去穿衣服呀……」看到任天樂也有慌

慌張張的跑回屋子?的動作,是如此的滑稚大例,跟平時那打球的利索動作簡直

就是天淵之別呀。看到那白花花的屁股一顫一顫的跑回屋子?,此時的美女也沒

有了剛才的尷尬了,反而‘嘻哈’的淺笑了出來。



  來的美女不是別人,正是學校?的播報美女,冷面美人兒肖淑貞。此時的她

雖說有些笑意,尷尬心降了很多,可是心?的跳動還是一樣的強烈。第一次這麼

近距離的看到這男人的生殖器官,雖說它只是無力的掛在他的胯間,也隨著他的

步伐走動而輕晃著,那可愛的樣式卻是那麼的健壯,軟綿綿的肉條卻還是那麼的

有長度,看著心?一陣狂漣遊離。所以任天樂所問的一些話,冷美女只顧著心?

的跳動感受,那種騷亂的心跳都快要從心?蹦出來了,那?還顧及到回答他的問

話呀。



  「剛才……剛才真的不好意思……我……我以前都是裸睡的,都習慣了,所

以一早開門還以為是她們呢,想不到是你來了……」



  「她們?你以前也是這樣給那些女孩子開門的?」經過一陣談話肖淑貞也忘

記了之前的尷尬事件,對於任天樂的所說的話題很感興趣。



  「呵呵……嗯……很少的……主要是習慣裸睡,所以一早開門都忘記了身上

沒有穿衣服。對了,大美女怎麼今天光臨寒舍?」對於一些話題,任天樂避重就

輕的叉開話題,問起了這位冷美女怎麼今天會來這?。



  「哦,是這樣的。不是說要採訪你們大一籃球隊嘛,所以今天剛好是周未,

所以過來跟你說一說採訪的內容,也想聽一聽你的想法和見意……」冷美女粉臉

還是紅暈未消被任天樂一問,紅粉又上心頭小臉又再度紅了起來。



  「哦,這樣呀,剛好我今天有空,也好,先聊一聊吧,免得正式採訪時出洋

相就不好了。」看到美女輕微的紅暈粉臉,看到美女那害羞的可愛模樣,任天樂

心?也感歎萬分:真的是太動人了,小臉紅粉當頭適到好處,看起來真的很漂亮

呀,這跟平時那冷冷冰冰樣子差太遠了,她能永遠這樣紅暈淺笑對著我就好了。



  「你怎麼這樣看著人家呀……人家臉上有什麼嗎?」看到任天樂那瞳瞳有神

的大眼盯著自己看,肖淑貞臉上更是一陣發熱,感覺到自己的小臉上像火一般燒

烤,心?卻是暗喜心跳無比。



  「哦……沒……只是……學姐,你真的很美呀,我看了都看呆了……」



  「你……人家真的很美呀?」肖淑貞聽到面前的帥男說自己美,心?更是一

陣高興,其實剛才從他的眼神?肖淑貞早已讀到了這個資訊,現在更是親耳聽到

他這麼說,心?除了心跳加速外就是多了一份美感!美好的感受!



  「是呀,你真的很美呀,太好看了……」



  「你別這麼樣的看人家嘛,人家都被你看得……」肖淑貞像一位小女生一般,

害羞的低著頭嚀聲的說。



  「當然啦,美女我是很喜歡的,像你這麼美的學姐,我當然要看一看啦,在

學樣像你這麼美的學姐真的是沒有幾個啦,不看就是傻瓜啦……」任天樂看到學

姐有些害羞,再上聽到學姐那悅耳的嚀聲,內心更是一陣開心,知道這學姐聽到

這樣的話起到了化學作用。



  「你騙人的……比我美的女孩子太有人在,你怎麼說就我美呢?」



  「我沒有騙你……真的……你是我見過最美最動人的學姐了……真的……」



  「好啦……你就別再說了。說得人家都不好意思了……」肖大美女被任天樂

說得小臉更紅潤了起來,剛才只是淺紅的粉臉現在如一個熟透的大蘋果,肉肉的

粉臉現紅霜無比更顯嬌媚。坐在對面的任天樂看到這番誘人的大紅蘋都有些看呆

了,眼睜睜的看著害羞的大學姐。



  「哎,你這麼看著人家幹嘛,好像要吃人似的……」肖淑貞知道任天樂噴火

的眼神?是自己的嬌豔,看到帥氣迫人的青年近距離的看著自己,肖淑貞心?一

陣慌亂,心跳得好快,內心?特別的高興,看著直視自己的男人,肖淑貞感到自

己身體的最深處有一股熱流正滲透,像要找出口一般的湧出來,美女只能用雙腿

緊緊的夾住下體,免得有水流出來打濕裙帶,給他看到就尷尬了。



  我這是怎麼了?自從那天看到這個帥青年的最神秘的部位後,我這幾天特別

敏感,動不動就會流水,很渴望能跟他也來一場友誼波似的,我是不是太騷浪了?

記得我以前跟前男友溫存時都沒有這麼強烈,還甚至有些反感做這事,為這事還

跟前男友爭論過,漸漸的我就慢慢變成了性冷淡的人,也因為這事而跟前男友分

手,之後自己就再也沒有過這種感覺的,更不會流什麼液體出來。現在,我只要

一見這男人,聞到他的氣息我就會興奮,內心?極度的發熱,好像有一股火在心

?狂燒,難到我以前的那種性情回來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肖淑貞不敢再看任天樂那噴火的眼神,更不敢與他坐得太近了,因為只要任

天樂一個動作一個眼神一個氣息,她都會變成很敏感很悶熱,感覺有火在胸口?

狂燒。燒也就燒吧,可是自己的身體不受心智控制,燒著燒著體內就有一股熱浪

翻滾,不用多久就會找出口滲透出來,好幾次都把自己的小內褲打濕。



  「哦,沒有呀,就是你太美了,學姐……真的……我看了都忍不住了……」



  「啊……你忍不住什麼呀……你……不……會……想……」肖淑貞一聽任天

樂要忍不住了,嚇得一跳。



  「什麼呀……我是說你太美太動人了,我忍不住多看了……讓你見笑了……」



  「哦……原來你說的是這個……還以為你想說那個呢……嚇我一跳……」大

美女拍了拍喘氣的胸口說。可是在心?說:還以為他想幹嘛呢?那如果他真的要

幹,我是順從他呢還是反抗呀?順從他的話,他會認為我是淫娃蕩婦的,可是不

順從他的話,我……我內心好燙呀,好想他來撫摸一下,更想他的東西放在我的

身體?,還好,他說的是這個。不然,我真的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白衣下的大片雪白胸脯,隨著肖淑貞喘著大氣,反而把胸前的雪山引起騷動,

乳房因美女主人喘氣而左顫右晃著。這讓愛美之心的任天樂看到了這一幕,緊緊

的夾住雙腿,因為他感覺到自己的小兄弟正慢慢的蘇醒,正慢慢的把褲襠撐起一

個小帳篷,也是為了避免尷尬而夾緊雙腿。



  這兩個人現在正做著同一件事,那就是夾緊雙腿免得被對方看到自己的醜態,

可是內心卻是另有想法,只是大家都不好意思都不好主動出擊。可是人類原始的

欲望是最強大的,沒有什麼東西可阻擋,要不然人類不是滅亡了?當然啦,這個

說法也放得太高了,不過,看她(他)們現在的狀況,沒有看過豬跑還沒有吃過

豬肉嗎,只要發展到這?相信他(她)不久的將來必會引發一場人類的無硝煙戰

爭,事到如今了,如果他(她)們不發生些什麼,似乎也不符合科學發展觀嘛?

你說是吧?欲知後事如何,請接下回分解。

          第十九章淫蕩情事



  上回說道:周未一早,全校有名的播報冷美女肖淑貞來竄門,她穿著十分性

感和可人清純的扮裝,穿著青綠短裙加雪白的上衣,緊密的短裙包著高翹美臀,

短短的裙子下露出大量的雪肌玉腿,可能是長期有煆煉的原故,兩條修長的纖腿

沒有多餘的粉肉,修長而筆直白嫩。上身也是用緊湊的白上衣包住,把胸前兩團

大肉弄著高昂挺拔,小小的上衣粉脖外有一顆紐扣因乳房過大而漲開著,露出大

片的雪白肌膚。看到這樣的尤物來到自己的公寓,任天樂也由一個睡得迷迷糊糊

的男生,再加上美女陌名的臉紅,看起來像一個可口香甜的大紅蘋果,身體正慢

慢的變成一個需要發洩欲望的火爐。



  而此時的大美女也因為身體最近變得敏感而容易動情,現在正看到任天樂那

噴火的眼神和那體內散發出來的男人氣息,在以往平常是冷體的美女肖淑貞現在

也欲火難耐,可是又礙於自己是學姐的面子,遲遲沒有發出主動的資訊。



  看到任天樂那股火辣辣的眼神,美女知道他需要幹什麼,可是見他還遲遲不

動手感到不解。因為自己也到了欲望的邊緣,只要他一碰破這道界線,自己一定

會任他所為的。



  ‘難道我真的任他所為嗎?我自己就不能控制自己嗎?我真的到了放浪的邊

界了嗎?不行,我不能再想這事了,身為學姐一定要樹一個榜樣才行,不然人家

在心?會怎麼看自己呀?我今天的目的是讓他先做個採訪的前奏注意事項,不能

再胡思亂想了。我跟他們的經紀人小玉說好的,周未作一個採訪前的事項準備,

我是為這事來的。不能再亂想來,要靜下來,靜……靜……什麼都不要亂想……

’肖淑貞在心?自我安慰的想。



  「學姐,那你以為我會做什麼呀?」看到小臉緋紅的學姐和夾緊的修長美腿,

任天樂猜想到她現在也不好受。確實也是,任天樂都是在美女堆成長的,此時看

到學姐這樣害羞的表情,再加上看到學姐那種欲言又止的狀態,任天樂猜想她可

能也是到了人類最原始的邊緣,只是她是一位女生,加上又是學姐可能還存在矜

持和面子的問題,所以她遲遲不敢表露於面。



  ‘即然是美女送上門來,我當然不會拒絕於門外,更何況是這樣的全校都有

名的美女,雖傳說她冷面如霜可是這幾天的交往,她並不如傳說中那樣難交流呀,

反而對自己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是呀,是什麼關係呢?不過她的轉變還

是很快的,難道是她看到我和老婆的表演後而轉變的?唉,不管了,想了頭痛,

現在只要我主動一些,相信這個美女學姐會喜歡我的,嗯,就這樣辦,自己的兄

弟也要消火呀,這樣硬得也不是辦法呀。鬼叫她今天穿得這麼性感就來我這?呀,

把我的火都弄燃起來了,她當然要負責滅火啦。’任天樂在心?找到理由似的想。



  「呀,沒有……沒有……我哪有說什麼呀,我……哎呀……天氣好熱哦……」

肖淑貞被任天樂盯著心慌意亂,前言不對後語的說,兩臉更是緋紅當頭,害羞的

樣子加上嬌紅的小臉,此時的冷冰美女早已是嬌豔魔女呀,看得任天樂一陣心動。



  「呵呵,是這樣呀,可能是我聽錯了……」看到學姐的回答就知道她真的處

於是個崩潰的邊緣,現在說話都前言不搭後語的。任天樂知道這層白紙看來要自

己捅破了,誰叫自己是男生,看到女生現在欲火中燒,再這樣下去必定會傷了心

肺。救死扶傷是我輩男子的美德,我不能讓她再這樣下去了,我得去救火也需要

被滅火!



  「哦,對了,學姐,這個是你的學生牌吧?」說著他就從褲袋?取出一件東

西,放在茶幾上。



  「什麼東西?咦,我的學生證!怎麼會在你這?的?」當看到是自己的學生

證,肖淑貞有些驚訝的問。



  「哦,你猜一猜呀,漂亮的學姐一定會猜出來的……」看到驚訝的美女張著

大大的嘴,真想把胯下的長物就直接的捅進去,可是現在還不行,時機還沒有到。



  「我……讓我猜呀……我還真的猜不出來。」肖淑貞想了一陣子看了看任天

樂不好意思的說。



  「你想一想,比如在哪里掉的……」任天樂有計劃的引導著這位美麗可愛的

學姐,要把她引入一個極樂的世界中。



  「讓我猜呀……好吧……嗯,記得那天我在校園?還戴著,之後經過一個空

曠的教室,對了,記得當時還到一個棄置的教師,可是當時我記得明明戴在身上

的,回到廣播站後就不見學生證了,我沿途也找了幾遍了,就是找不到,當時還

很著急呢,如果再找不到,我就要到下星期去補辦一個了。想不到會在這?出現

……」拿著自己的學習證,美女一口氣說完當時的經過,還有些失而復得的高興。

卻全然不顧任天快在對面的那種深沈的表情。



  「學姐,你說你到了一個空置的教室前嗎?」



  「嗯,當然正跟著你們,想不到你們卻在教室?……呀……」一說到這?,

美女才煥然一怔叫了一聲,剛才還陣述的語言現在已停頓了下來,兩眼不好意思

的看著任天樂,小臉又突然紅潤了起來。



  「哦,美麗動人的學姐,你說下去呀……怎麼不說了?」此時,任天樂已挪

步坐在美女學姐的身邊,用他的那雙大手握住白晰可愛的小玉手。



  「呀……你要幹什麼?別……我可是你學姐呀……」被任天樂一握住小手,

大美女就驚慌失措的想站起來。卻被他用力一拉,她整個人就順勢的倒在他的懷

?,想再掙脫站起來卻被任天樂雙手實實的抱住,只能不斷的扭腰挪身來想掙脫

那雙磁力手的懷抱。



  「是……你是我的學姐。你今天不是有事找我嗎?還有就是你剛才說了一半

怎麼不說下去了,哦,對了,你跟我們到那舊教室後,你在幹什麼呀?說給我聽

……好嘛……我的好學姐……我美麗的學姐。」



  「呀……你放開手吧……你這樣抱著我……我會……我會……受不了的……

哦……你還吹氣呀……喔……」趁著她說話之余,任天樂在她的耳邊吹風。



  原本就是夠敏感的美女被自己心儀的男人直直的盯著,早就是春心蕩漾了,

當看到心儀男人噴火的欲望時,美女就感到男人的欲火就能把自己燒得遍體鱗傷,

如今被任天樂熊抱著,內心春水更是氾濫成災,現在這極其有誘惑力的氣息吹在

敏感的耳部,美女感到自己整個人都軟了,雖說自己還在苦苦的掙扎想爬起來,

卻是有力無法使出來,全身上下都是軟綿綿,更尷尬的是自己的身體不由自己使

喚,好像有東西要流出來似的,身體好難受卻又好舒服。這兩身體的反差讓大美

女肖淑貞一陣狂亂不已,即想讓任天樂撫摸又害怕他的大手。



  「怎麼了?你怎麼了?喲,我美麗的學姐,你的臉怎麼這麼紅呀,好可愛呀,

我好喜歡……哦,對於,你剛才說什麼難受呀,要我撓一撓嗎?」說著騰出一隻

大手在肖淑貞的身上遊走。



  「呀……你別動……你別摸……噢……你別吹風了……我好難受呀……」



  「哦……是嗎?說給我聽……哪里難受……我撓一撓看……」說著把大手伸

向那氣喘噓噓而抖動的胸部。



  「呀……你不能摸那?……噢……你吹的氣好癢呀……喔……停下來吧……」



  「好……讓我停下來也可以,不過你得把你後面見到的事說完,不然,我還

要吹風還要動手摸的……」



  「好……好……我說……你先停下來,真是我的命中剋星呀。你先放手吧,

還有不要再吹氣了,弄得人家全身軟軟的。」



  看到美女答應了自己的要求後,任天樂縮回了伸向胸前的大手,看著氣喘噓

噓的嬌紅大美女,也不在那吹彈可破的耳垂上吹氣了。看到這美麗的學姐正一步

一步按自己的意圖而走,任天樂也不急於一時,他想慢慢的調弄這全校有名的大

美女,而且是最冷豔的美女!他要把她從冰天雪地?挽救回來,讓她變成一個熱

情豪放的青春大美女!



  「嗯,說吧,我的好姐姐,我正聽著呢,你說吧,得一五一十的全說出來,

你跟我們都看到了什麼,快點嘛,不然我又要弄你了……」看到大美女扭扭捏捏

害羞的樣子,任天樂要趁熱打鐵不能讓她有一絲緩氣的休息機會。



  「好,好,你別再弄我了,我會受不了的。我說……我說還不行嗎?你真是

我的剋星呀,誰我都可以不給這個面子,可是一到你這?,我就會控制不了我自

己……好啦,你別動手動腳的,我說,我說還不行嗎?」大美女肖淑貞看到任天

樂那雙壞手又想蠢蠢欲動,又是慌亂的嗔嗲嬌羞的說。



  「好,我不動,我只想握一握你的小手,你的手又白又滑呀,我好喜歡。」

看到這雙雪肌的玉手,如果用來打手槍那真是有說不出來的舒服呀。可是現在還

不行,得慢慢來,讓她永遠成為我的禁忌,我私人專用的禁忌。任天樂摸撫著玉

手心?默默的說。



  「嗯,你別再動。嗯,是這樣的,當天看到你拉著鐘美人走著這麼快,還以

為你們發生了什麼事,所以我就偷偷的跟著後面,走到一個舊的教室前,我看到

你們匆匆的跑了進去,還以為有什麼新聞呢,可誰知不久你們竟然在那個舊教室

?做起了不可告人的勾當,鐘美人還大呼小叫的,好像很舒服的樣子,不斷的在

迎合你的……你的……」大美人肖淑貞看到任天樂真的不再摸手摸腳這才述說當

天的情形,可是一說到關鍵情節,冷美人還是有些害羞的不再往下說,紅著小臉

只是頭低低的不敢看任天樂那帥氣的臉。



  「說呀,後面怎麼了,我的什麼呀,你看了什麼呀,說呀。我的大姐姐,我

美麗動人的學姐。你快說呀,別吊我胃口呀,不然我要動手啦……」看到全校有

名的冷豔美女如今如小姑娘一般害羞,那冰冷俊豔的美顏早已成為歷史,現在她

小臉紅通通的,兩眼迷亂的睜著,一雙小玉手不知所措亂放亂動,看到她慌張的

表情,看著她不斷起伏的胸脯知道她心跳得很快,那種冷若冰霜的表情早已一去

不復還!此時不能讓她有一絲喘氣的機會,任天樂知道時間就是勝利,所以他緊

緊逼著大美女不容她思考的機會。一邊說著還一邊動起不安的大手來。



  「呀,你別摸了,好癢呀,噢,你摸到人家的……人家的乳房了……好難受

呀,別摸了,我講還不行嗎?喔,不行了,你別再摸了,好癢呀……」肖淑貞被

大手按在胸脯上,雖說隔著一層衣服和內衣,可是那發燙的熱量還是透了進來,

竄進她的心窩?,一陣酥麻的快感由心而生,快感直亂了她的芳心,不管羞不羞

人的話題了,都被大手的撫按之下答應說出後面的情形來。



  「人家,人家看到你的……你的大雞巴在鐘小美人的小嘴?直來直去,我都

看呆了,看到鐘美人那種表情就像含著一條極品人參一般,愛不釋手的含弄著,

我……我的身體都不由自己控制了,看到這麼長這麼粗的肉棒,她的小嘴也含得

下,還整根的吞服,那神情就像吃著高檔營養品一般,我的小嘴也像口渴一樣,

用舌頭舔了嘴唇還不解渴,我想……我也……我也想含一下看看這條肉腸是不是

這麼好味。」大美女肖淑貞不顧少女的矜持了,在大手的撫摸之下說出了當日的

想法。



  「還有呢,好姐姐,可愛的學姐,美麗的大姐姐,你快快說呀,後面怎麼了,

你還看到了什麼?想到什麼呀?快告訴我,我想聽……」聽到這個比自己學年長

的學姐,竟然也能說出這麼淫猥的話,任天樂就更想再聽聽後面的故事,不斷的

在這晶瑩剔透的耳垂上吹著風,在胸前的大手也加大了一些力度,在那堅挺的胸

脯前準確無誤的撫摸那微微突起的小點點。



  「噢,你又吹風了,我……我好難受呀,喔,你摸人家的奶子還不夠,還玩

弄人家的乳頭,噢,好癢呀,好酥呀,不行的,這樣……下去,我會壞掉的,噢,

不要再摸了,受不了,噢,好癢呀,好像有東西要流出來了,噢,再摸的話我就

要……就要……」大美女滿臉春情,一臉的緋紅,小嘴呈現一個小小的‘O ’型,

不斷的喘著粗重的氣息,胸脯也因身軀過度扭動而左右晃動,好在有任天樂的大

手扶持著,才不至於上下搖擺,不過也正因為有大手的撫摸,碩大的乳房才更堅

挺,而在乳罩之下的乳頭也快速的伸展,直挺挺的頂著白色的乳罩。任天樂很準

確的撫慰這對堅挺的小頭頭,不斷的用手指挑逗它們的極限。



  「說呀,好姐姐,我的好學姐,冰雪聰明的美學姐,你快說嘛,我想聽,不

然我要伸手到衣服?面哦,快說呀,我想聽,我想知道學姐看到我們這麼激烈的

做愛是什麼感想的,快說嘛,我要來了……」說著就再騰出另外一隻手往大美女

身上摸來。



  「哎呀,別再摸了,你的一隻手就讓我癢得要命了,再來……再來多一隻的

話,我會死掉的,別來了,別再摸了,我快受不了。我說……我說……求求你先

放我一馬吧,好難受,你這麼摸人家,人家哪還有力氣說呀,你先放我一馬吧,

等一下……我讓你摸個夠,我的小冤家,你真的是我的剋星呀,人家真的是拿你

一點辦法都沒有……」



  「哈,這是你說的,等一下讓我摸個夠的,好,先放你一馬,快說,後面你

都看都什麼了,想些什麼呀?」一看到大美女在自己的魔手摸撫之下竟是潰不成

軍,更是自動的答應了讓自己摸個夠的說法,讓任天樂心?一陣狂笑:看吧,什

麼冷面美女呀,在我的魔爪之下,不對,是神爪之下,她還是是乖乖的就範?好,

就讓她說完,我好想聽她說些淫蕩的話,越是淫蕩越好。



  真想不到,全校這麼有名的大冷豔美女,在我的色手之下變得如此淫蕩,說

著這麼淫亂的話,說出來誰會信呀。太好,能把她征服,收她這麼一個美麗動人

的學姐,也是不錯的,她好敏感,一碰就會出水的樣子,一定很好玩的,像她這

樣高不可攀的高貴美姐,我一定要她趴在我的胯下,成為我私人專用的禁忌,那

多爽呀。任天樂在心?說。



  「嗯,我說的,你先放我一馬吧,不放我真的說不出來的,全身都沒有力了

……」



  「快快說吧,我等不及了,我想看你淫蕩的樣子,說著淫蕩的話……」稱呼

已改變了,任天樂就是趁她現在正潰敗的狀態,給她作為男人一個立馬的威信:

在性戰場上,我才是主導!



  「天樂,你真的想看到我淫蕩的樣子,你真的想我說淫蕩的話嗎?你不會笑

我?」大美女肖淑貞正用迷亂的媚眼看著緊挨在自己身邊的小男人。



  雖說這個男人比自己年小,可自從自己見過他的身體後就再也無法控制自己

的思想,身體極其敏感,一看到他身體就動不動就會發熱,有一些液體就要流出

來一樣的難受。剛才被他一抱一摸,身體敏感的發浪,還被他在耳邊吹風,更要

命的是他的大手在自己的嫩乳上玩弄,他就這樣一摸一弄,自己的身體深處就有

一股水要翻騰,像似要找出口流出來一般,弄得自己不得不扭動身體夾緊雙腿,

防止那股水流出來打濕自己的小短裙,給他看到就丟人丟大了。丟自己的面子事

小,可是丟了全校有名的播報美人的面子就大了。看他的樣子,他也快像是受不

了,難道他想我成為他的女人,希望自己的女人在自己面前淫蕩,這是男人們一

慣的作法,難不成他真的想做我的男人?那就看他有沒有這個實力吧,做他的女

也不壞呀,反正身體這麼敏感都是他惹的禍,看來只有他能醫好自己的心病了,

至少他能幫我身體不會這麼容易氾濫。況且他有……他有……他有碩大無比的武

器!跟他在一起一定會很幸福的!大美女學姐肖淑貞在心?說。



  這兩個紅男綠女正緊緊的挨在一起,心?想著不同想法卻做同樣一件事,兩

人現在已是欲火攻心,他們接下來會做些什麼事呢?欲之後事如何,請接下回分

解!

          第二十章美女情動



  上一回說道:周未一早,全校有名的美女穿著十分性感的妝扮來到任天樂的

公寓?,大美女原本是要跟任天樂講解一下採訪前的事項。可當任天樂取出她遺

失的學生證好,一切都順理成章的轉變成另一個場面,那就是大美女被任天樂撫

摸得全身欲火難耐,感覺到身體有東西要流出來,為了怕自己心儀的男人初次家

訪就見到自己浪騷而流水的尷尬,大美女只能一邊扭動身體一邊夾緊修長美腿,

還脫口而出答應讓任天樂摸個夠。



  在半就半反抗的狀態之下,大美女慢慢講述當時天跟他們到廢舊的教室後,

看到玉女欣幫任天樂吹奏動人的悅章,看到玉女欣那種舔弄肉棒的表情,大美女

也身不由已的做著舔嘴唇的動作,渴望這吞吐肉棒的美女就是自己。說到動情之

處,還有模有樣的做起了當日的舔嘴唇的動作,還一邊吐口而出的說著淫亂思想,

弄得任天樂心?一陣狂喜,希望看到平時莊嚴高貴的大美女能做出更多淫蕩的動

作,說著更露骨的淫言浪語。



  「是真的,我好喜歡看著我愛的女人在我的胯下發浪發騷,這樣我才更有幹

勁的操我的女人!」



  「呀,你當我是你的女人?我年齡比你大呀,而且我還是你的學姐呢,你怎

麼能做這種傷風敗俗有違道德的事呀,我……」看到任天樂那雙噴火的眼睛,大

美女後面的話越說越小,小得只怕自己都聽不到。



  「好了,別說那一套,你喜不喜歡我?想不想做我的女人呀?」



  「我,我想……可是……這樣……」大美女子肖淑貞聽到任天樂的磁性問話,

更是問自己想不想當她的女人。我當然想了,只從見到他的大雞巴那天開始,我

就無時無刻的想成為他的女人,也像那鐘小美人兒一樣享用他的大肉棒。他那有

力的大肉棒這麼長,這麼粗,如果插進我的下面,我想我還不成了神仙?每晚我

睡覺前都用手來自摸想像自己的手就是他的大雞巴,這樣我才有安然入睡呀,你

知道嗎?我的男人,為了想跟你來一場真槍實戰,我都不知想了多久盼了多長時

間了。可是,現在他就在我的面前,赤裸裸的說著要我做他的女人,可是,可是

我是他的學姐呀,我是學校的學習典範和榜樣,如果跟他搞在一起的話,人家會

怎麼說我?他會怎麼看我?我這樣做行嗎?可是,我真的好想做他的女人呀,別

說跟他來一場肉搏,現在給他一摸我就全身酥麻得爽透了,如果跟他玩操穴的話,

那我還不是要死呀?我怎麼辦?我要怎麼辦才好呀,誰來幫幫我……大美女在心

?快速的思量著,言而欲止的表情,可是心?卻在煎熬中。



  「淑貞,我的好姐姐,我的美女,我的老婆,你答應我吧,我真的好喜歡你

的,不信,你摸一摸看,它都硬硬的了,它需要你的安慰……」任天樂看到大美

女言而欲止的神態,知道她的思想觀念正陪受前所未有的考驗,為了將來又多一

位美女陪伴,任天樂見逢插針的說著話並拉起大美女的玉手放在自己的小帳篷之

上。



  「呀,好硬呀,它好燙呀,啊,你怎麼讓我做這樣的事呀?我……好羞人的

……」大美女肖淑貞一觸到這小帳蓬,雖說是隔著褲子,可是還是很清楚的感應

到?面的硬度和強度,被?面的巨物發燙的氣息燙得脫口而出的說。可隨之一想,

這不行的,自己是學姐,怎麼可以跟自己的學弟做這樣的事,有違學校家庭的道

德倫理。



  見到大美女的玉手觸到自己堅硬的小帳蓬,看到她先一驚後又一震,知道她

就差一點就快要崩潰了,也不給她抽回玉手,而把的玉手死死的按在小帳蓬之上,

另一隻大手則在大美女肖淑貞豐滿的胸脯上繼續挑動玉乳小頭,整個人也貼近在

她的身邊更是對她敏感的玉耳白垂吹起了風。



  受到三方面的攻擊,大美女原本還有些理性的思想現已被無情的大手、磁性

的氣息、發燙的巨物被擊敗了,三路而來的快感從內心?緩緩升起,越演越強烈,

心臟?更是裝了一個大鼓一般‘嘭嘭’的響個不停,心跳順速的加速了起來!剛

才還很鎮靜的身軀現在已正慢慢的扭腰挪臀,剛開始還有些掙扎的玉手,現在只

有緊緊的抱著任天樂的寬廣胸懷,因為她現在身體全身一點力都沒有,三路來的

酥麻快感擊得她心臟都快負荷不了,現在的她只能爭著小嘴在喘著粗氣,那些淫

語順著她的喘氣吐納中噴出:「噢,不行了……別再摸了,太癢了,喔,好麻呀,

好舒服呀,噢,不要摸那個乳頭呀,喔,好舒服呀,這怎麼會這麼爽的,呀,別

再吹氣了,太酥了,吹得人家的耳朵都麻了,哦,好難受呀,可是,又好爽呀,

噢,摸得好舒服,呀,什麼東西這麼燙呀,啊,你別拿出來呀,噢,好燙手的雞

巴呀!」



  原來,任天樂趁大美女學姐正爽得淫叫時,偷偷的把褲子褪到腿上了,那堅

硬無比的大肉棒就直接的與美女的玉手來了一個親密接觸!雪白如肌的小玉與褐

色的青筋暴露的肉棒引成一個很明顯的對比,白手與黑肉棒搭配在任天樂那叢陰

毛濃密的胯襠之中,真正成了一個淫欲黑白配!



  「呀,好舒服呀,天樂,你好會摸人家的奶子,摸得人家好爽呀,不行了,

別夾那個嫩嫩的乳頭,噢,太用力夾了,喔,好麻呀,好舒服呀,想不到,男人

的手這麼利害,摸得人家心坎上了,好舒服呀,喔,你真的是我的剋星呀,我被

你摸得都喘不過氣了,噢,它太燙了,能不能不要摸了,它好燙手呀,噢,不行

了,摸得人家下麵好癢呀,快……快來吧,我都受不了,不行了,好東西要流出

來了……」



  「什麼東西要流出來?從哪里流出來呀?你說出來,我要聽,快點嘛,我的

好姐姐……」



  「噢,你玩人家奶子還說,人家……人家的心都麻酥死了,哦,好舒服呀,

你真會摸呀,摸得人家的奶奶好舒暢好舒服呀,喔,你好會玩呀,太會摸奶子了,

我好舒服哦,太棒了,有東西要流出來了,就是從人家的下面,哦,要流出了,

快住手呀,好爽呀……」



  「你不說清楚我就不放手,你快點說我就放手,不然我要摸得你泄光水為止

……」



  「噢,你好狠呀,你真的是我的冤家呀,被你玩得心都酥死了,怎麼會這樣

的,喔,好舒服呀,不要停,哦,要流東西了,我下面的小穴?就要流水了,哦,

不行了,快摸,快,住手,哦,流浪水了,我要流浪水了,哦,肖淑貞的浪穴?

流浪水了……哦……好爽呀……噢,來了,我要泄尿了……」大美女呐喊一聲,

這位美麗動人的學姐在任天快樂的三管齊下,終於來了在異性撫摸下達到了高潮,

隨著高潮的快感越來越強烈,大美女也身不由己的隨口呻吟道,說出她平時難以

齒口的浪語淫話。



  大美女現在正處在一個巔峰時刻,全身上下都在抽動,玉手早已無力的掛在

任天樂熊腰上,而一雙修長的美腿正緊緊的夾住,隨著高潮快感的不斷加大,美

女原本夾緊的雙腿一下打開,小小的青綠小短裙被極限的拉開,裙子?面的小內

褲已不知幾時的濕透了,特別包住那小小神秘部位的小片布,早已濕淋淋的掛在

美女誘人的胯下,正往下滴著晶瑩剔透的淫水。一雙修長的雪白美腿正大大的叉

開,小腿部位因高潮的快感而顫抖著,大美女整個人也因此而抽搐,整個人有節

奏的彈動抽搐,每抽一下修長的美腿就抽動一次,而濕淋淋的小T 型內褲更滲出

大量的液體流到沙發上。而大美女因高潮太過於激烈,心臟跳動也比平時快,所

以她現在也一邊呻吟一邊張著大大的小嘴皮,使勁的喘著氣,小臉因高潮而滿臉

紅潤中,一絲汗水在她的額頭上,顯然她的高潮過於強烈,把香汗都滲透了出來。



  「啊,我要死了,這感覺真的是太美妙了,我不行了,又有水從小穴?流出

來了,我的媽媽啊,這感覺真的像死去一樣呀,太爽了,我好愛你呀,我的燙雞

巴老公,我真的被你玩死都願意呀,噢,來了,又有淫水流出來了,喔,我太爽

了,這感覺太好了,我好喜歡呀……」大美女正享受高潮所帶的欲仙欲死的銷魂

快感,口也不擇言的說出了很多淫詞浪語。



  大美女全身無力的躺在沙發上,兩腿叉得開開的,兩美腿間的香豔畫面全落

入坐在身邊的任天樂眼中,那?早已是淫水氾濫成災,就連沙發上也濕了好大一

塊。



  ‘咦,她說她愛我,難不成這是她高潮後所吐的真言?那太好,這樣我又收

複了一大美女了,嘩,看她的樣子,好像是第一次來高潮似的,別不會發生什麼

事吧?別不會興奮得心臟缺氧吧?那我的罪就大了。’任天快在心?說。



  這點也是任天樂所期望到的,看到大美女學姐在自己的雙手和吹氣之下竟也

能達到高潮,想不到她的身體真的很敏感,這樣就太好玩了,在平常這樣小規模

的動作也算是入門而己,可是這對人家來說的入門玩耍對她竟是一種高潮的牽引,

不知她在自己的大雞巴強操下會不會也像歐陽姐妹和阿玉一樣潮吹呢?那好,我

要好好的玩一玩她這個敏感的身體,我要她知道什麼才是做愛的最銷魂境界!任

天樂看到來高潮的學姐在心?這樣想。



  「好姐姐,你剛才叫我什麼呀?老公?太好了,我好喜歡你呀,我也愛你,

就做我的女人吧……」



  「討厭,人家都被你這樣了,不做你女人做誰女人呀,壞死了,弄得人家差

點就死去了……」大美女無限風情的看著任天樂,雙眼含春一臉滿足的看著他說。



  「那是不是很爽呀?」任天樂緊緊坐在這位全校有名的播報美女身邊,手臂

上的肉緊緊的與她的肉體挨在一起。肉與肉貼在一起又讓這位敏感的大美女子一

陣騷動,扭扭捏捏的想擺開這位心?喜歡可是又有些懼怕的男人。可是自己一挪

些位置就被這個壯實的男人給捉住雙手,怎麼使勁也掙脫不開這磁性男人的手。



  「幹嘛?你很怕我嗎?你可是我的學姐哦,膽子應該比我們這些學弟大很多

的呀,怎麼這樣縮手縮腳的?怕我嗎?我可是你的好老公哦。」看到這大美女有

些害怕自己,任天樂就越是要調戲一番她。



  「我?我怕你什麼呀?我……我只是身體太熱了,想冷快一下,你卻坐得離

我這麼近,我……我有些不好受……」大美女肖淑貞有些氣噓的說。看到她那種

死不肯認輸的神態,明明自己就怕我的大手,明明身體就是這麼敏感,卻說想散

熱,好,你越是這樣,我就越要好好的玩弄你。任天樂在心?說。



  「呀,你放手呀,噢,你又來了,不要摸我的乳房呀……」



  「哈哈,現在不是你說了算的,在這個家?你得聽我的。」



  「呀,不行,噢,好癢呀,你又使壞了,喔,怎麼這麼快就摸到我的乳頭了,

噢,好癢呀,嗯,別再這樣玩我了,我會受不了的,噢,好舒好癢呀……」隨著

任天樂的大手滑進美女學姐的小內衣?,在眾中美女中早已練得一身超熟悉的抓

奶手,一下子就在這溫柔的胸脯?準確無誤的趴上了雪峰,小姆指和無名指及中

指,放在豪乳上把玩粉嫩的乳房,而食指和大姆指側在挺翹的嬌小乳頭上撫愛,

一時用食指輕挑這嬌滴滴的小頭,一時兩指用少許的力夾住這嫩乳頭面,還不時

的放在兩指中旋轉,兩指的力度由小加大,由慢加快的旋轉著。



  「哦,好爽呀,你真會玩我手奶子呀,噢,還擰轉我的小乳頭,喔,別用這

麼大的力,好癢,別再玩我了,我叫你好老公,你放開我嘛,這樣玩下去,我會

又死一次……」



  「現在求饒已為時已晚了,誰叫你剛才這樣閃躲我,現在要接受老公的懲罰

啦,當然啦,如果不想被老公懲罰,那你要為老公辦一件事。可不可以?」任天

樂壞壞的看著這個剛剛恢復正常的大美女學姐,看她現在的神態哪有當學姐的樣

子呀,純屬是一個嬌媚無比的尤物,看得任天樂更想把她按在沙發就這樣操她三

百會回!



  「好,好我答應你,只要你現在放了我,不再玩弄我,我什麼都答應你,做

什麼事都可以。」可是當她一說完,看到壞壞笑的任天樂她知道不妙了,想反悔

自己答應的事,可是自己一時心直口快答應他的才剛剛的事,現在反悔怕是他會

出什麼損招讓自己死去活來的。這感覺雖說很美妙,可是這樣下去自己會虛脫的,

到時還不是任他魚肉?趁現在我還有些清醒,相信他也玩不出什麼花樣的,我比

他多吃二年飯的人,他還不如我精明的,好吧,就看看他想幹什麼?肖淑貞在心

?盤算著。



  「那好,第一件事就是幫我把它弄軟了。」任天樂指了指胯下的堅硬大肉棒

說。



  「呀,你要我做的事是這個呀?這怎麼行呢?我不做……老公,你能不能讓

我做另一樣呀?」一聽到任天樂要她幫弄軟自己的大肉棒,大美女當場就震住了。



  「可以呀,借你的小浪穴一用,我要用我的大雞巴插你的小穴,要狠狠的操

她個三千下,這樣我的大雞巴才能軟下來呀。好吧,脫下你的小內褲,我要操穴

了……」



  「呀,不行!這怎麼行的,人家的小穴還沒有試過這麼大的傢夥,你這樣的

大雞巴還不把人家操死呀,不行,堅決不行,要不,我用手來幫你吧,可以嗎?」

大美女肖淑貞從上次見過他的肉棒後,那尺碼相當的巨大,比她當年的男朋友大

上一倍不止,雖說自己有跟他合為一體的想法,可是那還是想法呀,如果真的到

了真槍實彈,自己的小肉洞怎麼也裝不下他的大雞巴的,如果硬的來操穴的話那

我的小穴還不被他的大雞巴給操開兩半呀,這麼長不把人家的小穴幹穿就怪了,

真不知鐘小美女是怎麼能容得下他這傢夥?小穴不怕給幹穿嗎?可是當時她好像

好爽哦,那表情我現在還歷歷在目呢,可是,他的大雞巴真的好長好粗,我不能

跟小美女比呀,人家的年紀小可能小穴的肉嫩得很,彈性自然就比我好呀,所以

他操的她嫩穴,她才能這麼爽呀,可我的,不行,不行,一看到這麼長的肉棒,

我還真的心?沒有底子。大美女肖淑貞一邊看著任天樂的高聳大肉棒,一邊快速

的思索著。



  「用手?好呀,用你那雙白白嫩嫩的高貴玉手來幫我打手槍,肯定會另有一

翻滋味的……」看著這麼雪白如肌的玉手,任天樂覺得也不錯。平時都是用這只

手捉話筒的,現在這只高貴的小玉手來幫我打手槍,那肯定別有一番風情的。



  「打手槍?不是說要我幫你那地方消火消腫嗎?關手槍什麼事呀?」大美女

對於這些用語還一時不習慣,有些好奇看著對面滿懷興備表情的男人。



  「哦,呵呵,你不用管了,幫我消火吧,它需要你的玉手……」說著拉起大

美女學姐的玉手,放在青筋暴露朝天的大肉棒上。



  「呀!」一碰到那堅硬挺拔的帳篷,大美女一下子嚇得把玉手縮了回來。



  「怎麼?你不用手摸這?,怎麼幫我消火呀?是不是想我用你的小浪穴呀,

還是你的塗得口紅的小嘴兒呀?快快決定哦,不然我可用強了……」看到大美女

學姐縮回去的手,再看到學姐那有害羞、有害怕、有期望的表情,任天樂知道在

什麼時候說什麼話,來嚇嚇這位全校有名的大美女。



  「呀,你不能操我的小浪穴……我摸,我摸還不行麼?你呀……真是我的命

中剋星哦……」大美女羞滴滴的看著任天樂那興備加強烈的表情,很嬌羞很柔聲

的說。



  「你說什麼?我聽不清楚哦……」



  「我,我說,我說我摸你的……你的……」



  「你要幹什麼?你想說什麼?你要清楚的表達出來呀,你可是學姐,還是美

女播報員,這麼小聲,誰聽得清楚呀?」



  「我,好啦,人家都被你玩弄過了,還差點死過去呢,有什麼不敢說的……」

美女終於被任天樂的一番話,逼得大聲說出了心中原本就想說的話:「我要用我

的玉雕之手來摸天樂的大雞巴,就是為了讓他消火消腫……這樣行嗎?我的大雞

巴老公……」說完,大美女‘呼’吐出了一口大氣,滿面早已紅花花的看著任天

樂兩眼放電,並無限嬌媚的說。



  「哈哈,果然是大才女呀,知道我想聽什麼話,說得這麼動人好聽,我好喜

歡。快點來吧,快點用你的小手來折磨我的大雞巴吧!」



  聽到美女終於放下衿持說出了原本早就想說出的話來,再看到大美女學姐‘

呼’的吐出了一口氣,知道她現在終於答應自己的要求了,而且是放下以往的冷

面冰霜的樣子,隨著自己的發號施令而去為自己做起銷魂事情,這簡直就興備的

不得了。這不,他拉起她的玉手再次放在這快要挺身而出硬物之下,而大美女這

次也沒有縮手了,而是細細的,慢慢的,柔柔的在這指天的大肉棒之上撫摸著,

除了手上的動作外,大美女小臉紅粉緋緋的,眼睛吐露無限風情的目光,看著任

天樂那很享受的表情,自己心?也很高興。



  全校有名的大美女廣播學姐肖淑貞正為著硬崩崩的心儀男人打手槍,除了幫

任天樂打手槍,她還會為任天樂做另外的好事嗎?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